想逃離一個地方 

 

瘋狂瘋狂 

想逃離這個地方 

 

或許是想逃離自己 

 

不在這裡 

 

 

才是自己 

 喝著西米露的時候

我在想

如果有一天

你們不在了

我想我還是會想回到這個地方


這裏承載了

我童年大多數印象深刻和快樂的回憶


有人一顆接著一顆喂我吃新鮮削好的馬蹄

很冷的冬天也要在陽台用冷水

刷牙洗臉


煙花炮竹煨蕃薯中秋吃月餅煲蠟

一整個下午蹲在角落

看牆上的螞蟻在爬

鳥鳴潮劇


燒柴煲水的味道


一個又一個聽著周杰倫的寒暑假


如果說我性格裡強烈的部分

是來自那邊

那這邊就是讓我學會善良和愛

形成性格裡柔軟的那部份

總是 

總是 

總是會有一個瞬間 

一個念頭挾持著我 

 

「我想消失」

我想逃離眼前的一切

我想消失 

一直跑一直跑 

逃不出過去 

 

想切斷和過去的聯繫 

 

 

想消失 

 

想去沒有人的地方 

 

或者 和人的溝通交流不需要太深的地方 

 

一個沒有回憶 

沒有過去 

沒有故人 

 

 

遠離一切的地方 

當我看見高山

當我看見河流


粉色赤紅的沙土地上

砌著瓦房


可能是晴天

可能是暴雨天

可能是停電的夜晚


回憶走到哪裡

我就停在哪裡


放在書架上有一瓶香水

初中和高中的味道

塵封了好久噴口已經堵上了


我不喜歡你

我也不喜歡自己

我喜歡回憶

妳怎麼說得像一個家人一樣 

 

認識那麼多年的朋友 

就像家人一樣啦 

 

 

在太空船上 風把頭髮吹得很亂

搖控著上下前進 

「今天有超級藍月亮」 

語畢 

在最高處 看著月亮 

月亮很暗 周圍的陰雲沒有遮著它 

也沒有被它照亮 

 

看向月亮的那一刻起 

有一部份已與宇宙相連 

 

飄零飄零 

 

噢 我看不清 

今天會有藍色的月亮? 

 

請不要跟我道別 

 

明天順飛喔 

 

搭飛機的前一天 

居然是漫無目的地遊走在鬧市區 

全倫敦最最遊客的地方 

 

想買一張郵票 

郵局關門了 

走進了一家紀念品店 

店裡的中東人開始搭訕

試圖看看有沒有 騙遊客小妹妹上床的機會

 

嗯 在這裡生活了快六年 

前幾天有個英國小哥哥問我 are you local

而今天被中東人認為是初來乍到的遊客 

看到一張小郵票要四磅的天價 

就不買了 

 

快六年咯 一點一點構築起來的生活 

總是說散就散 

 

我不想被改變 

不想被我所不喜歡的人事物改變 

 

這樣一個不穩定的我 

總是活在恐懼中 

 

如果可能 

我的生活可以不需要那麼多物質 

不需要那麼多錢 

我就想一直漂流下去 

和愛的人一起 

最近這三年住的地方 

廁所是沒有窗子的 

 

這讓我在家使用暗房成為可能 

 

但其實我很喜歡有窗子的浴室 

尤其是冬天的早晨 

洗完澡 水蒸氣佈滿整個空間 

冬天的陽光不是那麼猛烈 

卻依舊可以照亮浴室 

照在激動的水蒸氣上 

一個擁抱 

 

或許是因為太珍重的道別 

才會給我 

此一別或許是永別的錯覺 

 

我希望以後還有見面的機會 

我們今天聊的一切都會實現

 

你是我來英國 

遇到最重要 最特別的導師

 

我繼承著你的意志 

喜歡夏日的原因

不多也不少 

 

汗流浹背 

悶熱晚風 

 

徹夜蟬鳴 

 

在樹下等人

 

蚊子蒼蠅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妳所害怕的東西 

都已離你遠去 

 

它們已經無法傷害妳 

 

每天 

都在反覆 

 

對8歲的自己 16歲的自己 24歲的自己 

說的話 

過去兩年的時間 

東西都是混在一起的 沒分你我 

順手就拿了你的外套 用了我的眼霜 

 經常埋怨你的東西散落在外面

弄到房間很亂 

 

夜晚 一個人收拾房間 

把「你的東西」撿出來 

東西沒有想像中的多 

房間也沒有一下子空了的感覺 

依舊亂亂的 

 

但這樣的夜晚 還是不適合抒情的歌 

放著很大聲的搖滾 

才能忍住眼淚 

繼續把你的東西 

撿到紙袋裡 

飛機落地

夢醒

還在裝睡的人

以為回到了夢開始的地方


打開手機

換了一個供應商

回到了最熟悉的那個

3

雪是有顏色的

不只是白

還有紫藍灰

還有米灰色


我知道了冰島的天空藍是什麼顏色


在冰川上

遇到一場日落


冰川裡的冰

是藍色的


舔了一口

甜甜的

靠在窗邊往下望 

嗯 就是這座島了 

 

火山島嶼之所以有魅力 

大概是它藏了一座座火山 

讓我感覺 

最靠近外星的時候

 

眼前的景象一直在改變 

 

冰川入海口 

深藍色和白色相互交織 

形成一個個漩渦 

看起來靜止著

像海洋口味的雪糕 

火車的速度 不慢 

黑夜中 匆匆忙忙 

貼著玻璃窗 用手遮住眼睛兩旁的光 

 

兩個小時 

 

看過了近兩百戶人家 

掛在窗邊的聖誕燈飾 

冰天雪地 

房間裡昏黃的燈光 

透露著暖意 

 

燒水的房間 有霧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