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聽過打進岩石間隙的浪 

是否聽過從鵝卵石灘上退去的浪

不想忘記的聲音 

日落有聲 

 

烏鴉飛過 看不太清楚 

從叫聲判斷那是烏鴉 

偶爾犬吠 近的遠的 

較遠的海那邊 

這是黃昏的海鷗 不同於早晨 

很聒噪 

 

天空淺藍色  寬且低矮

長條形的雲橫掃而過 染了淡淡的橘粉色

沒有佈滿整片天空 

 

大多數情況下 陽光會讓事物變得更美 

但不是一切 

例如 海 

如果沒有 太強烈的陽光反射 

更寧靜更平緩 

 

赤腳走在沙地上 

一深一淺 陷進去了  

細軟的沙溫柔地包裹住雙腳 

 

若是隔著鞋靴 不如不要涉足 

 

夜晚

可以看見北斗七星 

海比天更暗 更深

最遠處是極盡的黑暗 

形成一條漆黑無比的線

把眼前的黑劃分成三段 

 

黑暗中有細微的光 

還能看見暗湧的浪  

 

過去和現在 航海的人都很勇敢 

 

日落只是日落  

沒有什麼特別的深意 

 

如果你可以把我的理智打破 

你會發現 我沒有那麼難懂 

用詩歌 用文字 用聲線 

撩動我的感官 

 

我把潛意識深處的恐懼和慾望 

都挖出來 

回饋你 

小布朗

發了芽 沒有根 

表皮下是什麼 軟軟爛爛 

聽說 若想要你存活

就必須給你土 

可是那樣 我就看不到你了呀 

 

可以在想你的時候 才把土翻開 

看看你還好嗎 

你沒有手沒有腳沒有嘴巴 

不能逃跑不會反抗 

你會不喜歡的吧

 

無從得知 

週日下午的公園 

喜歡 

喜歡有小狗跑來跑去  

喜歡有小朋友在玩耍 

喜歡微風暖陽 

喜歡無所事事地走來走去 

如果是你 的話

每一個字都有很大的殺傷力 

 

我聽到的每一句 

都在重複重複 揮之不去 

 

我們只不過是不合格的人類 

不適合在社會中生存 

而作為生命的我們 

無罪 

 

種過薰衣草的香根草 地 

氣味會柔軟一些 

早晨陽光只出來了片刻 

便成了陰天 

不是高峰期 

坐上了一輛空蕩蕩的列車 

從城市的南部駛往東北部 

 

各懷所需 

各念所想 

 

搭火車的時候 我們不溝通 

溝通的時候 

我們沒有說話 

 太睏了 不小心就睡著了

傍晚醒來 

看到水蜜桃口味的天色 

 

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不是指地理上的迷失 

而是時空性的迷失 

像是這個瞬間我在十年前的天台 

也在三年前的海邊 

也在未知的時間 未知的地點 

 

想繼續睡下去 

一個熱帶植物花園 

種滿了巨大的仙人掌 

 

就適合陽光好的日子 

坐在花園裡 

自言自語 

六點多就開始天黑 不算早

躺在床上一整天 更能注意樓下聲音的變化 

有一個時段是孩子嬉鬧聲 

再一個時段是鳥鳴 過往船隻的汽笛 聲

等天暗下來 就是喝酒聊天的聲音 嘈雜的音樂和酒鬼  

 

人大多數時候只看得見自己 吧

別人的生活和遭遇 

也只是茶餘飯後的話題 

或是面臨選擇時的一個借鑑 

 

這樣想著 

為什麼我還要那麼照顧認識的人的心情